当前位置:首页 >> 每日动态 >> 学习园地 >> 正文
事如芳草春常在
来源:信息中心摘自《人民日报》点击数:日期:2013-08-15

  “事如芳草春长在,人似浮云影不留”,是辛弃疾《鹧鸪天•和人韵有所赠》里的词句。其意为只有留下事业才会如芳草常在,而其他一切都是浮云。这启示党员干部,要立志做事,不要迷恋做官。

  为什么讲这个问题,是因为现在谈做官的越来越多,讲做事的越来越少。经常听到有人议论,谁谁当了什么官,谁谁该当什么官,谁谁这次没当上什么官,谁谁过了年龄当不了官,谁谁有可能接任什么官……诸如此类,让人听得耳朵起了茧子,却鲜有人谈谁谁做了值得称道的事。试问一下,到底是做官重要还是做事重要?

  在中国,“官本位”思想历来很有市场,所谓“学而优则仕”,所谓“大丈夫生当鼎食”,不少人把官看得很重,似乎官位越高,人生的价值就越大。其实,官位本身没有任何承载,它只是做事的一个条件,并不是做事本身。只有做有益于社会、有益于人民的事,官职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;否则,它就是一个符号。“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”,唯有那些为祖国、为人民做出实事好事的人,才能实现为官为人的最高价值。

  做事在前,做官在后;服务为重,官位为轻。共产党人并不讳言做官,做官本身也是为人民服务的途径,关键应明白谁先谁后,孰轻孰重。孙中山曾说:要立志做大事,不要立志做大官。邓小平同志第二次复出时在中央全会上深情地说:“我出来工作,可以有两种态度,一个是做官,一个是做点工作。我想,谁叫你当共产党人呢。既然当了,就不能够做官,不能够有私心杂念,不能够有别的选择。”要做事,不要做官,这是邓小平同志的人生追求,也是他鲜明革命风格和崇高道德品格的集中体现。

  《左传》中记载了叔孙豹论不朽的故事。叔孙豹认为,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才是不朽。而“禄之大者,不可谓不朽”。那些高官厚禄之人,不叫不朽。司马迁《报任少卿书》有言:“古者富贵而名摩灭,不可胜记,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。”他们的意思都一样,不朽之人,就是那些想做事、善做事、做成事之人。

  自古以来,为人民做事、为人民服务之人,大都朗朗乾坤存正气,浩浩青史留美名。武侯祠、韩公祠、范公祠,记载了诸葛亮、韩愈、范仲淹的德功事功;都江堰、白堤、苏堤筑起了李冰父子、白居易、苏轼的事业伟业;福寿沟、林公渠、左公柳,传承了刘彝、林则徐、左宗棠的业绩功绩。在我们党内,兰考的焦桐、大亮山的林场、小岗村的手印、华西村的招牌、航母Style的英姿,都镌刻着焦裕禄、杨善洲、沈浩、吴仁宝、罗阳一心为民、一生做事的口碑丰碑。

  比官职更重要的是事业。事实证明,各条战线上灿若群星的杰出人物,都不是以官职,而是以事功著称于世。唯事业长留天地间。马克思在《青年选择职业时的考虑》中说:“当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服务的职业,我们得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。”“我们的事业虽不显赫一时,但将永远存在。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,高尚的人将在我们的骨灰上洒下热泪。”这才是共产党人应有的人生梦想和事业追求。